当前位置: 首页 >> 压实机械

浙江诸暨青口皮纸四十年后再出山

2021-08-18 来源:内蒙古工程机械网

浙江诸暨:青口皮纸四十年后再"出山"

五洩镇洩峰村青口自然村曾经有一门蜚声市外的手艺——青口皮纸,可随着社会的发展,土法造纸术被先进造纸术所取代,青口皮纸于1967年停产,其最后一代传人也只一、二人尚在。这一流传了四五百年的民间手艺从此只闻其名不见其形。

近日,记者听说青口皮纸末代传人杨志义又把以前的造纸工具全做起来,要“重拾”这一民间手艺,保存祖辈留下的珍贵遗产。就兴致盎然地前往一探究竟。

一个“韧”字 成就青口皮纸的辉煌

时隔40多年之后再一次拿起梠树枝,杨志义显得有些激动。现年72岁的杨志义,15岁时就在村里的纸厂学做皮纸,也曾经是做青口皮纸的一把好手。但随着纸厂的关闭,他的这一好手艺也束之高阁了,这一歇就是整整40年。

杨志义对青口皮纸的历史如数家珍:“(青口皮纸)采用纯手工生产,它的主原料是梠树,这是长在丘陵坡地上的一种灌木。青口一带的山上有着丰富的梠树资源。因此,鼎盛时期全村有一半以上的人家从事这项产业。”

杨志义说,青口村造纸有五百年的历史了,经陈、朱、张三代的逐步完善和改进,在明朝初期传到了杨姓人家手里。杨氏在前人的基础上对造纸工艺作了一些改进,采用当地特有的梠树、桑树皮等为原料,能够做出耐磨性极好的皮纸。这种纸不只是用作写书,在当时,质量最上乘的纸用来制作灯笼,其次用来做雨伞或笠帽。而且可以根据市场的需要定做。“买方需要多少大的规格,要什么样的质量,我们再按他们需要的规格、质量再定价。”

据了解,青口皮纸除了在诸暨境内销售外,还远销义乌、金华、上海、苏州等地。杨氏纸业因此名声鹊起扬名四方。杨志义做过纸,也跑过销售,说起自己做的纸,他还有着一种自豪感。“这纸的韧性足啊,画裱上去几百年以后重新剥下来都不会损坏,而且,可以防一切虫蛀。”他说自己的纸比现在的纸张要好的缘故是,机器做的皮纸的纤维受过化学破坏,而他的是纯手工,没有任何杂质破坏。

一个“拼”字 完成老艺人多年心愿

可以说,青口村的闻名靠的就是这一张皮纸,这承载着青口杨氏家族历史和荣耀的一张纸如果销声匿迹是让人心痛的,所以经过几年的准备,杨志义决定要把这门手艺重新拾起来。“不能让这500多年的历史在我这里断了!”

对于杨志义的决定,妻子胡爱兰是赞成的。胡爱兰也是造纸能手,一直是老杨的好帮手。虽然这门手艺的关键步骤是传男不传女的,但是一些打下手、帮忙的活还是需要人帮忙的,嫁过来之后,胡爱兰很快由一窍不通变成了熟练工人。

在青口村,这样的夫妻档还有很多,因为造纸曾经是青口人主要的谋生途径和经济来源。胡爱兰告诉记者,她嫁过来也四十多年了,杨家当时有十四个人一起过日子,八姐妹、六兄弟都靠这操纸的营生过日子。但后来,一个个都不做了,丈夫坚持到最后也放弃了。现在,国家对民间手艺越来越重视,都说是个宝,所以老杨心又活了,这么好的文化遗产失传有点不舍得。所以又想拿起来了。“现在我们这里只有他操得起来,他是最后一位了。”胡爱兰的语气里,更多的是对曾经辉煌的行业没落的感慨。

可是,丢下了40年的手艺,不是说拿就拿得起来的,光是工具就费了不少心思。胡爱兰说,以前的工具全都当柴火烧了,现在的木匠都做不起来。重新做起来的这些设备全都是丈夫用模子做好了,再叫木匠现成做的。“这台榨呀、帘呀、囤料的料池呀,全部都是现在做的。像一张帘,工匠们做的都是做宣纸的大帘和我们需要的帘质量差很多,我们的帘密度大多了。”

对于这一切,杨志义说,就靠一个“拼”字。结果还真让他给拼出来了。

一天时间 还原500年岁月

工具出来了,可是不代表以前熟练的手艺也同时回来了。记者目睹了杨志义现场做纸的全过程,因为一些配合和技能上的生疏,老杨显得有点急。

当天,他很早就起来,做着制作皮纸的准备工作。制作皮纸,不仅仅是杨志义的大事,也是杨家人的大事情,所以杨家能帮忙的人都过来了。老杨的儿女大多在外地工作,在马剑的女儿知道自己的父亲要演示青口皮纸的制作技术,就与丈夫一起趁周末回了娘家。一是想观摩一下父亲的手艺,二来或许可以帮上些什么。杨志义的兄弟们也过来了,老杨的兄弟也曾经在纸厂里做过小工,自然在今天也是合格的帮工。

把从山上砍来的梠树蒸熟是制作皮纸的第一道工序。这些树都是胡爱兰从山上砍来的,蒸树的时候,烧火也是她。很快,一批梠树可以出蒸笼了。

接下来的工作是剥树皮,趁热剥最好。看似很简单的剥树皮,做起来却还是有诀窍的。杨志义的三弟很熟练地剥着,受到了杨志义的表扬,说他的剥相好,像他这样剥的话,壳就都翘起来了,下一步拣壳的时候就省力些。四十多年的歇手,杨三弟对于今天的成绩还是满意的。他从小和哥哥一起做,主要是备料,做些下手活。

剥下来的皮还要经过一番“揉搓”,目的是为了将皮壳与树皮分离开来,也有让树皮变软,揉松纤维组织的目的。揉捏后的树皮还得先用石灰水上浆,树皮在石灰水里略微浸泡后,再放入大锅进行二次蒸煮。杨志义说,石灰水是起腐烂作用的,主要是帮助纤维分解。树皮少的话,蒸一个钟头就够了,若是量大,起码三四个小时,可能还要闷过夜,让它熟透。

烧熟后的树皮,就得到小溪里去漂洗。漂洗的时间根据纸质要求而定。想要制出白色的纸,至少得在溪水里漂上三四天时间。不然,造出来的纸就会泛黄。

经过漂洗后的树皮,还得挑拣去皮壳杂质。在完成选料、烂料二大工艺后,就进入了青口皮纸制作流程中的打料。打料就是用专用的木锤,不断地打击着清洗以后并拣去杂质的树皮纤维。“经过打料的树皮,还得放入专用的布袋,配上专用工具,到溪水里漂清。一直要淘洗到料袋里流出的水变成清澈后才算澄清完成。澄清后的浆才能放入石纸槽灌水溶化,然后,用帘架操纸。”杨志义说,之后就全是核心的技术活了。

操纸也称捞纸,纸的厚薄与操纸人的水平极为相关,纸张的均匀、厚度等要领基本上就靠经验、眼力、熟练度等的掌握。技术高的做出的纸轻薄如丝,纸质匀称,透气性好耐磨不易损坏。貌似简单的几下动作,却不是一朝一夕能成就的。杨志义告诉记者,要练就这一手好制作手艺,最起码要勤学苦练三四年。“当年,我一天操纸的最高记录是1200张,现在是不可能了。”

当操好的纸达到一定数量时,就可放到榨机上进行榨干。老杨告诉我们,压榨时,不但要使被榨压的纸张放置均匀,还要注意观察,挤压后漏下来的水量不能过大,不然就很容易压破纸张。若榨机的压力太小,就很难将湿纸榨干。“取纸也讲究火候,纸燥掉也不好撕,过于湿也不行。”

经过榨后的纸,就可干燥了,干燥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方便易做的在太阳下晒;另一种就将纸贴在纸焙上用明火焙干。后一种方法做出来的纸会挺刮许多。

杨志义说,这就是青口皮纸的制作工艺全过程,从杂木变成纸张最快仅需用一天时间。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友情链接